注册 登录
查看: 140480|回复: 521

[情感历程] 生命中难以承受之痛---父子情深

[复制链接]
福建老头 发表于 2011-9-25 08:37:4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注册查看全部高清图片,结交更多志同好友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      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了看批斗,也许是从给被绑的父亲解裤子小便开始的吧。记得那次在别人家玩,一个大孩子跑来对我说:“你父亲要小便,你去给他解裤子。”
       我一直不敢看批斗,因为父亲第一次挨批斗就是当着我的面被捆走的,那以后我就不看了,害怕看见父亲被批斗的样子。偶尔听小伙伴讲,批斗的时候如果绑住手脚,想小便只能哀求人家帮忙,若没人解开的话就只能尿在裤裆里。被斗的人刚开始几乎人人都尿过裤子,后来斗多了,就知道遇上挨斗的日子就少喝水,免得当众出丑,也不知道父亲今儿个怎么有了尿意。
       我马上跑到公社门口,只见父亲脖子上挂着一个很大的木牌子,深深地弯着腰、低着头,站在大门口旁边示众。其实这是我第二次看见父亲挨批斗的摸样,前一次很偶然:
       一天,我牵着牛从河里回来,听见公社里传来敲锣的声音,我急忙牵着牛朝家里走,可是那头死牛不听话,走得很慢。不一会,游街的队伍出来了,我立刻听见父亲的声音,随着锣声大声喊着羞辱自己的话。我偷偷回过头,就看见父亲戴着一顶白色的高帽,上面写了很多黑字,胸前挂着一块同样写满字的木牌,微微低着头,眉目低垂,脸上一片死灰,边上还有一个人给他敲锣,敲一下喊一句。不时地,有人朝他推搡、喝骂:”老右派,蚊子叫呢,他妈的大声点!“父亲只能撕扯着嗓子大叫。
       从那以后,我就再也没看过批斗,连批斗其他人我也不去看,只要听见镇上有什么响动,我立刻躲回家里。      
       再次看到父亲被斗的样子,我的脸当时就发烧了,抬眼偷偷看四周,总觉得四周的人都在看我,带着满脸的嘲弄。这时,父亲也许是觉得有点异样吧,他抬起头来,一看见我,脸上有点尴尬难堪,毕竟是面对自己的儿子。
       ”你来干什么?回家去吧。“父亲说。
       我走过去,凑在他耳旁轻声说:”我给你解裤子。“
       父亲的脸立刻就红了,很羞愧地看了我一眼,然后回头去看一旁的”红袖标“。等那人同意了,我们父子走进公社大院······
       从那以后,我喜欢上了看批斗,也不敢明着看,只能偷偷躲在一处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远远地瞧。看着看着就想撒尿,跑到没人的地方来上一泡,立刻觉得舒服极了······

评分

参与人数 1阳光 +1 收起 理由
Gary + 1

查看全部评分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福建老头 发表于 2011-9-25 08:48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再说我和父亲——
我成为这样的人和我的经历有关,90年代在深圳看过心理医生,方才明白自己所思所想的,只是在潜意识里希望能代替父亲受过,以减轻他老人家的痛苦。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爱!
1978年过年,我从大学回家,那时父亲刚刚平反。
还没下车,我远远看见公社门口站着一个有点熟悉的身影,他身穿深藏青色中山服,站在一棵大树底下,身后是波光粼粼的小河。当时,我只觉得这人帅极了,心中竟然为之一震。
车还没完全停稳,那人已经挤到了门前,目光朝车上不停地寻找,我这才看清是自己的父亲!他成熟英俊的脸庞打理得很整洁,上唇留着浓密的掩口短髭,修剪得整整齐齐;那身中山服是料子做的,那时候城里也极少看到——这还是父亲的一个老上级特地从省城给他送来的——非常的挺括,是他整个人看起来分外的精神。
1957年,父亲被划为右派后被送到市林场接受监督劳动,八年多时间,我只见过他几次而已——我是大伯和大娘带大的。一直到65年底,父亲才从林场回家,那年我已经十岁了。
在我的记忆里,父亲似乎永远是穿着一身上面打着不少补丁的旧衣服,腰上扎一根麻绳做腰带,之所以这样,是因为随时有可能被拖出去批斗。
此时此刻,恍然看见一身笔挺容光焕发的父亲,那一瞬间,我心潮澎拜,热血禁不住沸腾起来。我飞快地扑下车,一把搂住父亲,用异乎寻常的声音大声呼唤:“大,大!”
四周的人很诧异地看向我们,因为在乡下,在这样的公众场合,就算是父子之间,这样亲热的动作也是很不合适宜的。
父亲虽然有点为难,但是,他还是由着我紧紧地搂住他,脸上堆满了笑容,嘴里“呵呵”笑个不停,眼睛也已经湿润,他甚至还象征性地用双手拥着我的肩膀。他就是这样一直宠爱着他唯一的儿子,他的宝贝,他的世界。
也不记得过了多久,突然,父亲很窘迫地向外推着我,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的尴尬,我也感到很羞愧,因为我的下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硬挺······
从那以后,我们父亲之间一直都很尴尬,我也一直在躲避自己最亲爱的父亲。自己后来条件改善后将父亲接到身边,可是过了没多久,我便离开老家去深圳做事,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对父亲始终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,我害怕伤害到父亲,所以在逃避。
一直到父亲去世以后,我的心情才有所平复,可是,对父亲的思念,却让我成为了一个自己都无法面对的人!

点评

恋父情结!!!!!!!! 有同感!!!!  发表于 2011-10-15 21:41
如果是你真实的经历,那我对你表示同情。也对那个时代说不  发表于 2011-9-26 11:39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福建老头 发表于 2011-10-6 00:41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和父亲一起挨批斗——

196七年底,同学借父亲被批斗的事骂我,我当时气急了,和他们打了起来,而且还用石头砸破了一个人的脑袋。可我想不到的是,他亲叔叔是大队支书,这下子事情闹大了,我被诬陷为阶级报复,还说这一切都是我父亲教唆的结果。
那时候,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,“那些‘阶级敌人’的反动气焰被革命群众扑灭,但是,敌人总是不甘心自己的失败的,他们躲在阴暗的角落,随时等待着反扑(那个时代常见的革命语言)”。所以,阶级报复那时成了某些人将“文化大革命继续到底”的新话题。正因为如此,我的问题才会被上纲上线,而且还牵连到了父亲,他们先将我们父子拖到公社里批斗,后来有作为阶级报复的典型送到县城,在“祝贺文化大革命胜利结束”的庆功大会上,作为反动典型亮相,而当时我还未满十二周岁。
我们蹲在后台等着大会宣布压上去的时候,父亲偷偷对我说,一会到了台上要老老实实地低头跪下,千万不要到处乱看,不然要吃苦头的。
大会宣布将我们这些牛鬼蛇神压上去,父亲是被两个穿绿军装的造反派领着脖子、扭着双臂拖上去的,我因为人小,他们就让我自己爬上去。到了上面,我看见下面人山人海全都是绿军装,当时就吓坏了,两条腿止不住地直打哆嗦。刚好父亲在我前面跪下,我也随着双腿一软就瘫跪在地上。这刚跪下,就感到下面不对劲,很快便意识到自己裤裆全湿了——我尿了裤子。还好这是跪着,我尿得也不算多,边上也没人发现。
一直到大会结束,我们将要被压上街去游行示众,等我从地上站起来,那些人看见地上有痕迹,才知道才我尿了裤子。一个红卫兵气得朝我身上踢了几脚,边踢还边骂我。父亲一看立刻挣脱了押解人,转身护住我。“求求你们,他还是个孩子,你们要打就打我吧!”
那些人见父亲居然敢反抗,顿时气坏了,抓着父亲将他掼在地上,然后就是一顿拳打脚踢,打得父亲在地上直打滚,嘴里不住的哀叫求饶。我在边上看着,又心疼又害怕,可最后,我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,一下子扑过去,压在父亲身上死死地护着他,一边哭一边叫:“不要打我大!······求求你们,不要打我大!”
这时候有一个解放军干部走过来,喝止了那些人,去我们父子才得以解脱。
以前,我也知道父亲受到各种非人待遇,可是,直到和他一起被批斗,我才明白他承受的究竟是怎么样的耻辱。那时候时常有人因为无法忍受非人的折磨而寻了短见,父亲个性刚烈,而且曾经贵为一县之长,他本来是很难忍受这一切的。我想,父亲之所以能忍辱偷生、苟活于世,就是因为有我这个儿子的存在,我就是他的唯一,他的生命,他的未来!

点评

老县长就是您的父亲原型吧  发表于 2011-10-23 19:51

评分

参与人数 1阳光 +1 收起 理由
Gary + 1

查看全部评分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福建老头 发表于 2011-10-9 21:33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批斗自己的父亲
   
   七十年代我上初中的时候,有一天课外活动,老师把我叫到校长办公室。校长告诉我,学校第二天要开批斗大会,公社革委会要求我在大会上发言,批斗自己的父亲。校长还说,这是一项严肃的政治任务,是考验我究竟想站在罪恶的父亲一边,还是站在革命的人民一边的大是大非的问题。
我听了校长的话,大脑当时就懵了。我本来一直都不敢公开观看批斗大会,就是因为自己父亲也是批斗对象;尤其是和父亲一起被批斗过以后,我深深体会到父亲所受到的那些非人的耻辱,所以,更加不敢看批斗——虽然内心其实有一股欲望。记得那时候学校偶尔组织学生参加批斗大会,我也只有在这样的场合才会勉强自己看下去。没想到这一次,还要求我在大会上发言批斗自己的父亲,这叫我如何能够接受?
可是,我一个孩子又能怎么样,也只好答应了。
回教室的路上,老师也做我的工作:“某某,你不是一直想上高中吗?你也知道,因为你父亲的原因,你上高中可能会受到一些影响。所以,我希望你这次一定要好好表现,这样在你上高中的问题上,我在可以替你说话。其实,这对你来说,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呀!”
当时什么都讲究政治挂帅,连上学读书也不例外,在我们公社,已经有几年没有黑五类的孩子上高中咯。我的成绩一向在年纪考第一,虽然那时候读书无用论已经泛滥,但是老师们内心还是很喜欢我这个非常会读书的孩子,他们对我都挺不错的。我的老师一直鼓励我要争取上高中,并且还给了我不少在政治上表现的机会。
那天,我们几个需要在大会上发言批斗自己家人的同学被留在了学校,由老师教我们如何写发言稿,写完他还给我们改了,然后要求我们背熟。
回到家里天快黑了,见了父亲我很尴尬,也不敢说什么,一屁股坐在饭桌上埋头吃饭。
这时,父亲忽然问我:“崽,学校找你谈话了吗?明天你是不是要在大会上发言?”
我一听父亲的话当时就愣住了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原来公社把这件事也对父亲讲了,还强迫父亲回家做我的工作——七十年代的批斗经常走过场,有时候甚至和被斗的人事先商量好,要求他们到台上怎么做怎么做,就像是演戏一样,还说这是为了加强批斗效果,以此鼓励广大人民群众的革命斗志。
父亲长叹一口气说:“崽呀,你就按他们说的去做吧,大我受得了的。”
我抬起头怔怔地看着自己的父亲。
“崽呀,大我知道,你很想上高中,可大这样子,只怕会牵连到你呀。崽,明天大会上你就好好发言,要不,要不,你打大几巴掌吧。••••••你这样做可以表明与我划清界限,积极要求进步啊。
我听了父亲的话,当时都惊呆了!
“大••••••”
第二天,我坐在台下,看着父亲挂着一块文革时就一直挂着的大木牌,低头弯腰地站在台上,心里真不是滋味。尤其想到自己将会上台发言揭批自己的父亲,就越发的羞愧,连头也不敢抬起来,身上早就让汗水湿透了。
台上,已经有同学上去发言,他们开始还挺难堪,可说着说着放开了,甚至都有点口诛笔伐,发完言,他们还会走到自己家人面前问一句:“某某,你服不服?”
然后,大人们就在小屁孩面前点头哈腰地说:“服,服!”
轮到我的时候,我站起来机械地朝台上走去,脑袋嗡嗡作响,意识一片混乱。
上得台来,我也不敢看父亲一样,拿出发言稿一口气就念完了。
最后,像另几个同学一样,按照事先规定好的程序,我来到父亲面前。父亲立刻稍稍抬起头,做出一副让我抽打的姿势,我见了顿时鼻头有点酸,站在那儿不知所措。
父亲忽然将整个脸面仰起来,闭着眼睛轻轻对我说:“别怕,来吧。”
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忽然有了一种被羞辱的感觉,仿佛父亲这样子是对我深深地羞辱,没来由地,内心生出一股意气。于是,我抬起手掌,在父亲脸面上一连抽了几巴掌,用足了力量,“啪啪“声台下人都听见了。
抽完父亲,我转身向台下跑去。可是,当我跑到台阶的中间,看见台下所有人都在看着我,这时,我突然就清醒过来,心里对自己说,要沉着,沉着,不然父亲这几巴掌就白挨了!
于是,我稳住脚步,昂首挺胸,一步步走下台阶••••••
这次大会结束后,我受到公社和学校的表扬,而且,在以后有父亲参加的批斗会上,儿子批斗亲生父亲几乎成了保留节目,一直延续了好几年。
可绕是这样,我依然没有读上高中,回家务了几年农,直到1975年,邓小平上台政策有所变化,我才回到学校继续求学,那时我都快二十了。
1977年12月,我要去县城参加高考,父亲送我上车。
父亲身穿打满补丁的衣衫,腰上扎一条旧麻绳,满脸蓬乱的胡子,眼含泪花,站在车下对我喊道:“崽呀,一路上千万要小心啊!考完了就马上回来。”
看着老父亲,我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流淌下来——我突然发现,我们父子已经很多年没有流泪了!

点评

可怜的老父亲,愿你在天堂过得幸福  发表于 2011-10-23 19:54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福建老头 发表于 2011-10-16 13:15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父亲的婚姻和爱情

父亲是五四年底结的婚,生我的那个女人是县中的毕业生,当时只有十八岁。1956年,我出生在县城。
我出生一年后“反右”开始了,父亲因为在此前的县委书记竞选中得罪了那些南下老干部,他的县委书记“任命书”被市委扣押下来,旋即被划为右派。此时,父亲的老首长已经被调到其他地区做地委副书记,如果他在的话,相信父亲是不会被划为右派的。
当时,他们还想送父亲去坐牢,让老首长知道了,打电话给他们老乡说,这事已经这样了,我不想多说什么。但是,你们做事也不能太过分,尤其不能送坐某某去蹲监狱。我明白,反右是大运动,而且事已至此老首长也无能为力。
刚好,市里要成立一家林场,新任场长就是老首长在野战军的老下级——老首长渡江的时候受了重伤,他留下来照顾老首长,他们就是因为赶不上部队,才留在了地方——老首长让新场长将父亲偷偷带到林场保护起来。
生我的那个女人此前听说父亲将要坐牢,便强行要与父亲离婚,父亲也担心自己这样子会拖累她,所以就答应了,但是,他有一个要求,就是要留下我。
当时,大伯只生了三个女儿,中间有一个儿子小时候就夭折了,所以我是家里唯一的一个男孩。大伯听说父亲要离婚,便赶到城里,从那个女人手里一把抢下我,然后带我回到老家。
我人生的第一个记忆,就是大伯抱着我坐在一辆牛车上,那时我只有一岁多,记忆虽然模模糊糊的,但是确实有印象——后来大伯告诉我,就是那次,他将我从城里接回老家。
父亲是文革前1966年头回的家,在此之前我们父子见面还不到十次,因为他是偷偷被带到林场的,刚开始场长担心出事,一直不让他回家。
与父亲一同回家的还有林场的一个寡妇,她是因为喜欢父亲偷偷跟他好上了,父亲回老家,她就带着一个女儿跟了过来,也没正式结婚,就和父亲生活在一起。这个女人前夫家没有其他小孩,小女孩后来被她自己爷爷接回去顶门户,十五岁就招赘了一个大她十多岁的上门女婿。
这个女人谈不上好坏,但是,她因为一件事情对父亲很不满:
父亲三岁,我爷爷走了,六岁的时候,奶奶也病故了,父亲是我大伯大娘带大的——大伯大父亲十六岁,他是我们老家最有名的教书先生,父亲从小就跟在他身边读书。记得62年我堂弟出生的时候,大伯已经46岁了,他当时以为自己不会再有儿子,一直把我当亲生的疼,从小就叫我“乖崽”——在我们老家,这个称呼只会用在自己亲生儿子身上:而且,在我弟弟出生后,大伯大娘还是一样疼我。弟弟长大后还对我说过,父亲在林场没回来那几年,他一直以为我们是亲兄弟。其实,我很小的时候也曾经有这个错觉,以为自己是大伯大娘生的,只是心里一直很疑惑,为什么三位姐姐叫 “大”叫“娘”,我却叫他们“大伯”“大娘”。
父亲回来的时候,正好我大姐与本村的一个军官谈恋爱,大伯思想还比较守旧,对此事坚决反对。大姐性子也很烈,一气之下就跑到部队跟那个军官结婚了,而且几年没和家里联系。姐姐走了,大娘生我弟弟时右手落下一点毛病,家里就靠我大伯的一点工资,所以生活很困难。
父亲回到家,看家里实在困难,所以就决定不分家,大家生活在一起好互相有个照应。这个女人就是因为这个对父亲心存不满。
文革开始后,父亲受到冲击,这个女人开始还能够忍受。就是那时候,我因为父亲被批斗,老是不在家,心里很害怕恐慌,这才开始叫她娘。可是,没过多久,她也被拖出去陪斗,也许是觉得委屈吧,回到家里就报怨,有时还会和父亲争吵。有一次吵得很厉害,她大声埋怨说:“我又不是右派分子,为什么要陪着你受苦受罪!?”
父亲那时候经常被批斗,心情也很不好,就生气说:“又没人让你陪着,你如果觉得受不了,你可以走啊!”
没想到,这个女人当天便收拾了自己的衣物,回到他前夫那边跟她女儿一起生活。父亲后来也找过她两三次,看她不肯回心转意,最后也就算了。从此,我们父子便相依为命,还好还有大伯一家子人,大家在一起互相帮村。
八十年代初,父亲认识了一个乡下女人,跟她正式结婚生活在一起。可是,到了八十年代中期,那个女人孩子快大了需要钱,她便经常向父亲要钱,偷偷拿回前夫家给孩子。我那时工作刚刚稳定,也没多少余钱,而我弟弟正好大学毕业,他在大学谈了一位女朋友想要结婚——我大伯大娘七十年代先后去世,弟弟那之后就跟我们一起生活,这是应该的,因为我大伯大娘照顾了我们父子一辈子。
这样一来,家里就有点捉襟见肘,父亲因此和那个女人产生了摩擦,临了还是因为金钱的缘故两人分手了。
到了九十年代,父亲已经到城里跟我们兄弟生活在一起,后来认识了一位死了丈夫的女教师。可是,因为前面几件婚姻不如意,父亲始终没和这位教师结婚,只是想的时候两人就到一起去,相当于现在的情人关系。想不到两人相处得反而非常好,一直维持着将这种关系。
2007年,女教师病故,老父亲的精神上受到很大打击,身体也开始一天天变坏。有一天,他上街去玩,没想到就遇上了车祸,从此便永远离开了我们。
想想父亲这一辈子,先后有过四个女人,却没有一个跟他走到最后;我这个亲生儿子因为对父亲有那种想法,一直在躲避他老人家,真是惭愧!
幸亏有我弟弟在,他一直替我尽心尽力地陪伴、照顾着老父亲,让他老人家的晚年不至于那么孤苦!

点评

父亲在那个血腥的年代受了很多苦,晚年有遭受不幸,唉!真是好人不长寿,善良的人多磨难。  发表于 2011-10-23 20:04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福建老头 发表于 2011-10-20 14:41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初夏

八十年代初刚参加工作的时候,有一天午后,我回乡下老屋看望父亲。
那天,父亲中午和几个老朋友一起喝酒喝多了,回家的时候醉醺醺的,他手扶着门框看见我回来了,高兴得一下子扑过来,可是因为喝高了脚下不稳,老人家身子一晃便扑进我怀里,随即便吐了我一身。我只好扶着父亲进了里屋,将他放在床上休息,然后自己去灶屋收拾身子。
洗完了我进里屋看父亲,只见他仰躺在床上,双脚却不知怎么地挂在床头外。我笑了笑就走过去,打算抬起他的双腿,突然,我的目光滞住了:
因为天有点热,也是喝了酒的缘故,父亲上身的中山便服衣襟敞开着,露出里面的白衬衫和深蓝色“的确凉”长裤的裤裆。父亲的裤裆一边、靠大腿根的地方很是雄伟,因为双脚掉在床头外,是以特别明显。
说实话,最初我以为是裤料起皱或者裤袋里有东西,所以并没有朝那方面去想。但是,由于自己本身对父亲有一种特别的想法,所以便不知不觉地拿眼仔细去瞧,这才发现那“雄伟”尖溜溜的,似乎是被什么东西顶起来的,与衣料起皱完全不同,似乎也不像是口袋里的东西顶的。
这一发现让我立刻兴奋不已,心跳也骤然加速,砰砰跳个不止,身体甚至有点发抖。我继续向前走到父亲跟前,这下子完全看清楚那究竟是怎么回事,我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,脸上感到烧得慌。虽然我极力控制自己,可是,两只手还是不听使唤地伸了过去,慢慢地、慢慢地靠近,哆哆嗦嗦的,最终轻轻摸在了那上面——
很意外的是,隔着薄薄的裤料,我似乎是直接就摸在父亲的那玩意上。这下了我一跳,那只手也迅速闪开,只是双眼依旧死死盯着父亲的下身,目光再也无法移开。
不知是不是我这一摸的缘故,父亲的下面有了一点感应,裤料似乎向上面拱了一下。我被眼前的一切逗引得无法自持,一只手再次伸向那里。
这次我摸得很实在,隔着裤料摸在父亲的龟头上,已经可以感受到里面的温热和昂扬。此时,我才弄明白,原来父亲的东西挺直身躯后,从宽松短裤的边缘伸到了外面,直接顶在又轻又薄的长裤上。我的手沿着裤料表面轻轻摸过去,那种化纤产品的光滑,那里面的温暖,让我激动不已,下身也有了强烈的反应。父亲的东西已经变得硬邦邦的,火热得像是一个火炭,他的呼吸也变得不自然起来,当然,从脸色上看不出什么变化,因为他原本就喝了酒脸色通红。我手上的力道不断地加重,直到把父亲的东西压在他的大腿上搓揉,就见父亲的脸面开始有了一点点扭曲。
就在这时,父亲嘴里发出一声含糊的嘟囔,双腿向我这边轻轻动了一下。我被吓坏了,再次缩回自己的双手,我还想伸手去摸,可心里又害怕父亲会醒过来,就只好站在床前呆呆地发愣。
这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呐!我怎么能对父亲这样,若是他老人家醒来,那还不得骂死自己?记得文革的时候,父亲受了那么多的苦,他能一直咬牙挺过来,还不都是为了我这个儿子啊!我怎么能够对他做那样的事啊!那会遭报应的!
想到这,我立刻跑出房间,跑进灶房,打了一瓢凉水劈头盖脸浇在自己脑袋上,整个人这才完全清醒过来。这时候,我后悔得不行,抬手给了自己的一巴掌,心中暗自骂道:你本来就够不要脸的,怎么能对父亲做这些事呢?
我在外面呆了好一会,等心情完全平复下来,这才进屋,将父亲的双腿架到床上,然后替他盖上线毯。
老实承认,在盖上线毯的那一瞬间,我不知不觉间还是看了一眼父亲的裤裆,因为那里的风景对于我来说,实在是太迷人了!
可是,从那以后,我虽然对父亲还有些想法,却再也没有碰过父亲的身体。

点评

老哥你从小父亲就不在身边,缺少父爱,可以理解  发表于 2011-10-23 20:10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福建老头 发表于 2011-9-25 08:50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福建老头 于 2011-10-1 09:52 编辑

希望与我有共同经历的朋友,在这回复支持一下

点评

我虽没有你的经历,也对你表示支持  发表于 2011-9-26 11:39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寧靜致遠 发表于 2011-9-25 10:00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开始很神秘,中间很搞笑,结局很悲惨。我虽然没有你的这种经历,可是我从你的文字中感觉到你也是一个善良的人,既然知道自己需要什么,那就继续向着你心中所想的事情前进吧,改变不了就顺其自然。

点评

对,顺其自然,这就是道家的至高秘诀  发表于 2011-10-2 01:37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福建老头 发表于 2011-9-25 10:41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寧靜致遠 发表于 2011-9-25 10:00 static/image/common/back.gif
开始很神秘,中间很搞笑,结局很悲惨。我虽然没有你的这种经历,可是我从你的文字中感觉到你也是一个善良的 ...

谢谢理解,在生命中总有许多轨迹,并不相交却能远远相望

点评

如果可以,希望成为一员  发表于 2011-9-26 18:16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拥抱晚霞 发表于 2011-9-25 18:05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可是我从你的文字中感觉到你也是一个善良的人.

点评

谢谢,可我不是很喜欢外国人的胡子,太浓密,显得有点脏  发表于 2011-10-2 01:38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初春 发表于 2011-9-25 23:58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的前辈和我谈起这段经历说的更多的是:父母在那批斗,自己想跟去又怕跟去,很矛盾,想去是因为那个时候很多被批斗的自杀,不回来,怕自己的父母也自杀,,不想去看是因为听到他们的挨打的声音还有游行等等,,父母去批斗,自己就经常在比较远的地方在那哭~~~

点评

其实我小时候也是一样,也害怕父亲突然就不见了  发表于 2011-10-2 01:39
对那样的时代说不,不过记忆不容易抹去  发表于 2011-9-26 11:41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福建老头 发表于 2011-9-26 00:28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哦,你说的是爷爷辈被批斗吧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开心诚实 发表于 2011-9-26 00:46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写的很好很精彩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hnj 发表于 2011-9-26 08:29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还是不进的好

点评

看一看人间百态,接触一下过去,未尝不是好事  发表于 2011-10-2 01:40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明日吾老 发表于 2011-9-26 11:21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你有这样的经历应该说是不幸的,你是福建哪儿的,是在福州吗?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一江秋风 发表于 2011-9-26 11:41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还是希望人生少一些磨难,多一些幸福。

点评

生命的魅力和精彩就在于它的起伏和跌宕  发表于 2011-10-2 01:42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走过秋天 发表于 2011-9-26 11:44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可能你的年龄也不算小了,我对批斗的事,是在书上或影视中看到,

点评

哈哈,你们们看到的只是知识分子对自身命运的感叹,我经历的确实一代人的悲剧,所有人,斗人的和被斗的都是  发表于 2012-9-16 03:18
是的,也是那一代人的悲剧,不管是斗人的还是被斗的  发表于 2011-10-2 01:41
那个是那一代知识分子的悲剧  发表于 2011-10-1 14:23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missyou 发表于 2011-9-26 19:31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开始的时候有点看不明白 接下去看就慢慢懂了~~~看来你父亲还是挺害羞的嘛

点评

只有了解过去,才能警示未来  发表于 2011-10-24 10:52
那种人间悲剧还是远离我们才好  发表于 2011-10-1 14:23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恋老无畏 发表于 2011-9-26 20:04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楼主也不小了吧,经历过批斗  你的头像也太逗了

点评

LZ d 头像 是在回忆 父亲的 影像吧,真帅。  发表于 2012-4-9 18:43
请各位多多回帖,您拿金币我高兴  发表于 2011-10-5 10:57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